校友人物

校友人物

闫大鹏武汉光谷创业 改变激光产业全球格局
时间: 2016-12-22   来源: 对外联络与发展部   作者:   点击: 189

1996,2006,2016,闫大鹏经历了一个10年,又一个10年。看似简单的数字与时间更迭,饱含着他满腔的热爱、无尽的情怀和不倦的求索与奉献。面对记者,闫大鹏却是平淡地这样说:“一个10年证明我没有白去,又一个10年证明我没有白回,这就够了。”


举家回国创业


武汉,中国光谷。“国家利益高于一切”,几个大字赫然矗立在由闫大鹏任副董事长、总工程师的武汉锐科光纤激光器技术有限责任公司。闫大鹏之所以把这句话作为公司的核心价值,并不是偶然的。他说:“对祖国,我总是怀着深深的愧疚。”


时光回到1996年,已届不惑之年的闫大鹏,事业有成,时任华东工学院(现南京理工大学)教授。这一年,怀揣梦想的他踏上了公派赴美留学之途。


那时,光纤激光器在美国悄然兴起,而在中国却鲜为人知。这种激光器由头发丝细的光纤来释放激光能量,可广泛应用于通信、医疗、化工和国防军工等领域。其能量转换效率比传统激光器提高20%,耗电低,体积小,无噪音、无污染。这让闫大鹏看到了广阔的发展前景,于是,他一头扎了进去。


一年的学习期限很快就到了。回去还是不回?此时的闫大鹏,备受情感和理智的煎熬。思前想后,为了钻研技术,他决定继续留美学习。


从不懈怠的闫大鹏紧迫感更强了。“我从来都不敢休假,感恩节、圣诞节都是在实验室度过的。”


很快,闫大鹏就成长为光纤激光业的翘楚,获得美国杰出人才计划青睐,拿到了美国绿卡。当他发现自己在美国参与研发的产品被高价卖回国内时,心如刀绞。51岁的闫大鹏毅然辞职,举家回国创业。


打破国际垄断


2006年,闫大鹏随海外高端人才代表团到武汉参加“华创会”。当时,国内激光龙头企业华工科技在寻求一名领军人才。双方一拍即合,很快创办了国内第一家光纤激光器生产企业——锐科公司。至此,闫大鹏开启了改变激光产业的全球格局之旅。


长期以来,因国外的技术封锁、价格垄断,国内的激光器核心技术、元器件一直处在实验室阶段。锐科公司虽已掌握核心技术,但囿于国内没有形成完整的产业链,其产品成本高昂,缺乏竞争力。


国产光纤激光器要站稳脚跟,融入世界竞争大潮,一定要创造一条“中国人自己的光纤激光器产业链”。这是闫大鹏在美国就暗暗下定的决心。为此,他四处奔波传授技术,手把手教一个个企业制作元器件,努力促成光纤激光器的各个器件都定点生产。他在吸收最先进技术的基础上不断创新,带领行业联合形成“抱团效应”,一条百分之百国产技术光纤激光器产业链终于诞生了。


此举打破了国外企业在光纤激光器领域的垄断,也直接拉低了进口产品的价格,降幅达60%甚至更多。以往,用于打标的20瓦脉冲激光器美国卖价15万元,现在锐科生产的卖价1.2万元,并且性能完全可与国外产品分庭抗礼。


2013年,中国首台大功率光纤激光器在锐科公司问世,这一技术是中国工业发展的重要里程碑,标志着中国光纤激光器自主研发能力已达到世界一流水平。同时,锐科作为光纤激光器生产商,水平跻身全球第二、规模跻身全球第三,产品出口美国、德国等20多个国家,企业的直接经济效益今年预计将超过5亿元。


“目前,美国还是对中国禁运一千瓦以上的大功率光纤激光器,但是我们已经可以做到一万瓦及以上了。整合好了上游产业链,现在要多少瓦就可以做多少瓦。”闫大鹏自豪地说。


多项创新产品问世


归国之后,科技支撑计划和重大项目等纷至沓来。对于国家交付的一副副重担,闫大鹏认为,体现了国家对像他这样的归国人员的充分信任与殷切希望。当初送他出国深造的母校恩师也给予他热忱的首肯。


闫大鹏清楚,光纤激光器不是一个人就能做出来的。为了壮大队伍,吸引人才,闫大鹏一直现身说法:“广袤的土地,处处都是创业的好舞台。”


自从闫大鹏和华工科技合作,徐进林、肖黎明等多位国际一流技术人才相继加盟,许多年轻的博士为了能够学到最前沿的技术,纷纷赶来武汉投奔闫大鹏。一时间,业内竟出现了“闫大鹏效应”。


此外,为了吸引人才,闫大鹏甚至拿出了自己的股份吸引李成、卢昆忠等“千人计划”专家回国创业。人才引来人才,中国的光纤激光器事业愈发风生水起、生机勃勃。


“目前,公司的研发团队有60多人,接近员工总数的1/3,其中拥有3名国家 千人计划 专家、8名海归,还有一大批从华中科大、哈工大、北理工等国内一流大学招进来的硕士、博士。”闫大鹏自豪地介绍,“这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。”


2011年,三江集团成功控股锐科公司,成为锐科最大的股东。有了实力雄厚的军工央企作为后盾,有了顶尖专家团队的支持,闫大鹏的拳脚施展的愈发“势不可挡”,一系列替代进口、填补国内空白的创新产品不断问世,锐科公司在行业内的名气迅速扩散,营业收入更是由收购当年的4600万元,跃升至2016年的预计5亿元,年均增长率接近70%。

“虽然各项事务异常繁杂,但我每天至少会确保一半的时间投入到产品研发和生产中。我一天不到实验室、不到生产线就觉得浑身难受。”虽然年近古稀,闫大鹏依然劲头十足。“公司里年轻人特别多,天天和他们打交道,觉得自己也越来越年轻了。工作忙时,熬夜加班,年轻人都比不过我。”


3D激光打印机方兴未艾,但核心部件激光器基本上还是依赖国外产品。闫大鹏丝毫不敢有所懈怠,他说,“让3D打印机用上国产激光器,更好地服务 制造强国 ,是他和国内激光企业义不容辞的使命。”